旋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旋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又有一家共享单车遭遇退款无门难道真要大家搬辆车回家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0:09:38 阅读: 来源:旋涡泵厂家

成为“僵尸车”的酷骑单车。 CFP图

中国江苏网11月23日近日,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关闭了在北京的退款点,在公司门口张贴告示,用户退押金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。而此前,另一家以“体验好、管理精细”自居的小蓝单车也陷入崩盘危机。

共享单车领域正面临着一场“大洗牌”,记者初步梳理发现,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,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,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。面对用户“押金难退”的声讨,有企业甚至提出“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”,这样真的可行吗?如果不可行,街头这些“僵尸车”又该如何处理?

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媛园

实习生 陈文心 综合新华社

接连出事

南京酷骑退款无门客服电话打不通

市民陈女士今年年初注册了酷骑单车的账号,并充了值。“那时候正好去奥体看演唱会,看完以后门口正好有共享单车,就注册了一辆,骑到地铁站。”

但从今年8月份开始,陈女士就听说酷骑的押金很难退了,“我10月份申请退款,到现在钱还没退给我。”陈女士在微博上看到,不少酷骑的用户涌到北京总部,每天排着长队等退款,心里还挺羡慕,“人家离得近的还能去北京退款,我从南京过去也太不划算了。”

不过,酷骑北京的退款点近日已经关闭,现在要退款,只能去成都。

记者了解到,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18日,使用需缴纳298元的押金,此前单车总投放量排名行业第四。2017年9月22日,酷骑单车官方发布内部信,称共享单车行业竞争惨烈,公司资金紧张,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。

11月20日上午,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《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》称,经过一系列磋商与谈判,最终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管理和运维工作(不包括债务)。《通知》表示,想要继续使用酷骑单车的用户,可以使用微信扫描车身二维码,使用由拜客提供的小程序开锁,免押金用车。

《通知》内还提到,现在用户可以使用两种方式来退押金,途径一:用户本人持身份证或驾照、护照等有效证件,前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吉泰路588号海洋中心(莱普敦公馆)1栋708室办理;途径二:酷骑单车为那些不方便到达现场的用户开通了退押金专线,用户可拨打18610621301、13426421951或15711055034申请,专线工作时间是周一至周日的9:30-17:00。

不过,记者和南京几位押金未退的用户一起,反复拨打这三个退款专线,均未能拨通。

用户疑问

钱退不了,那些“僵尸车”能搬回家吗?

2017年6月,重庆“悟空单车”宣布退出市场后,共享单车领域开始出现倒闭潮:6月份,共享单车平台3Vbike对外宣布称,由于单车大量被盗,即日起停止运营;7月份,南京町町单车不仅停运,老板更被媒体曝出已携带数千万押金跑路;随后的三个月,又相继出现小鸣单车、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“退押金难”问题;10月21日,又一家共享单车平台“小鹿单车”宣布暂停运营。其中,涉及到南京的共享单车有3家:町町、酷骑和小蓝。

据介绍,最多的时候南京有十几家单车公司在运营,即便目前南京城内也仍有超过45万辆共享单车随时“待命”。据统计,截至今年9月,郑州、南京、深圳三城共享单车饱和度排名全国前三。这些已经或濒临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留下了不少“僵尸车”,有的坏在路边,有的随意摆放无人管理……今年9月底,南京停车设施管理中心曾专门下发通告称,由于街面上酷骑和町町单车占用盲道、影响交通,且无法与工作人员取得联系,将两个品牌的单车全部清理,并上报清理数量。

面对退押金困局,不少公司甚至提出以车抵押金的办法。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表示,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,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,“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”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也有不少被拖欠押金的用户冒出过“把车搬回家”的想法。“留在那里也是城市垃圾,不如让我们废物利用一下。”

律师说法

不能以车抵债,这样做可能触犯法律

北京市中银(南京)律师事务所周健律师表示,押金所有权属于用户,退还押金后才能破产清算。如果公司出现资不抵债,首先应该对大众用户进行押金退还。而债权人扣押债务人的财产追索债务的行为,民法理论上称之为自力行为,又称自助行为或自力救助。但是,自力救助容易产生侵权行为,此外使用不当会激化矛盾。因此,世界各国立法对自力救助都持谨慎态度,我国也不例外。

就财物自助行为来讲,只有旅客住宿不付费、吃饭不给钱等小额债务,公力救助不能及时解决纠纷的情况下,债权人才可以强行扣押行为人的随身财物抵偿欠款。而对于一些大额债务,债权人没有当场占有债务人财产的情况下,债权人要实现自己的债权必须依靠公力救助,这样既有利于保护债权,又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。

当单车租用人提出解除租车合同并索回押金的请求时,身份就转化为债权人,单车出租方就转化为债务人。根据我国《民法通则》第一百零八条规定:“债务应当清偿。暂时无力偿还的,经债权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决,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。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,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。”如果是永久无力清偿的话,要经过法院审理、作出判决,再付诸执行。

因此,强行“抢”单车回家的行为,可能会触犯法律,惹祸上身。如果非债权人想将这些无主的共享单车拿去变卖,如果盗窃数额较大,则构成盗窃罪。

解决之道

多部门将出手,监管共享单车押金

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,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。今年8月份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。数据显示,保守估计,到目前为止,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。

有知情人士表示,多数单车企业都没有采用第三方存管方式,且存在着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押金的现象。而且大多数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,银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。

本周一,扬子晚报曾以《小蓝单车被代运营,押金依旧难退》为题,邀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等专家,对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做过探讨,指出相关部门应明确共享单车押金是否具备金融属性,并如何进行金融监管。“资本进入出行领域是好事,但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出行者的权益保护是关键。共享单车押金监管机制如果再滞后,会是潜在的巨大行业发展风险及社会稳定风险。”

业内人士表示,押金和“僵尸车”问题,凸显资本太强而监管太弱。

好消息是,近日,交通部、发改委、央行等多个部委召集全国17个省份及北上广深等城市交通主管部门,举行了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指导意见政策推进研究会》。大多数省市的交通主管部门代表呼吁参照网约车的立法手段,实时启动共享单车监管立法工作。

对于下一步的具体监管措施,扬子晚报也将持续关注。

多说一句

创业如做人,要守住底线

创业失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,现在社会也倡导宽容对待创业创新,营造一个允许失败的创投环境。不过,共享单车不一样,创业者们拿上“赌桌”的,不仅是投资者的风投,还牵涉到千万公众的利益。这些创业者,从一开始就应该明白自己命运未知,拿着公众的钱去“豪赌”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过万一输了怎么办?有没有为此准备应急预案?

正如媒体评论所言,对于创业者来说,失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“不体面”地退场,把烂摊子一股脑甩给政府。创业如同做人,没有底线、没有信用、没有担当,将来想翻身的时候,还会有谁敢把钱再投给你?

因此,希望这些创业失败者拿出诚意,切实解决好押金难退问题,守住责任底线,也给自己留下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。崔洪曙

决战洪荒安卓版

66彩票

仙域争霸变态版

进击的阿斯托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