旋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旋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玄阳永夜第六卷历凡尘第三章虎落平阳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8:17:43 阅读: 来源:旋涡泵厂家

玄阳永夜第六卷:历凡尘第三章:虎落平阳

夜风乍起,身躯魁梧的赵武打了个寒噤,他已经三日没合过眼了,自赵家村

出来,与他那落难侄儿一人架起一个人质不断朝南疾行,刚开始还有三四十号人,

可每到晚间,那对凶神恶煞的男女便出手夜袭,只对负责看守的衙役出手,每每

夜深人静睡意深沉之时,宁尘二人便如死神一般降临,三日以来,这群押解着人

质的衙役已是尽数惨死,只余下架着朴刀瑟瑟发抖的赵武与赵七两人。

「舅舅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,今夜若是他们再来,我两如何是好啊?」

「慌什么,熬过今夜,明日便到岭南城中,就算他们今夜敢来,我们警惕一

些,人质在手,他们又能如何?」赵武有些不耐烦起来,话虽说得理直气壮,但

心中却是虚实难料,这三日宁尘二人给的压力太大,也不知今夜究竟会发生何事。

宁尘与水柔清已经凝神静坐于树梢之上多时了,他二人在暗处随心所欲,每

到夜间便出手一次,其余时间便轮换休息,相比于困乏的赵武等人,不但威势尽

显,反倒轻松几分,眼下只剩最后押解人质的二人,宁尘倒是犯起难来。

「还未想出办法吗?」水柔清轻言以唤,微微问道。

宁尘叹了口气:「可惜修为不在,不然也不会如此被动,明日他们入得岭南

城,只怕更没有合适的机会了。」

「若是观月姐姐在就好了。」水柔清忍不住想到了往日里足智多谋的蓬莱仙

子,颇为思念。「是啊。」宁尘亦是将思绪飘散,观月师姐果决聪慧,又所学渊

源通晓事理,几人行进以来多为观月照料,眼下却不知这蓬莱仙子过得如何了,

还有那刚刚遭逢巨变的柳依依师妹,哎,也不知如何落到这凡尘乡野,不知她二

人身在何方。

二人一时无可奈何,唯有紧盯着赵武二人举动,但这赵武事关性命,甚是警

醒,手举朴刀,从未有丝毫气乏之象。

「今夜怕是难寻机会了,我们先一步潜入城中,待他们明日放松警惕,于交

接之时出手,然后迅速撤离,你看如何。」宁尘见苦等无果,只得作罢。

「嗯,也唯有如此了。」

岭南城依旧熙熙攘攘,较之乡野足以显其富贵,却是不似刚刚被战争所洗礼

过的景象,赵武入得城中已是身疲力乏,当下吩咐了守门士卒加紧戒备,自己则

与侄儿赵七押着人朝着岭南驻卫衙门奔去。

「大人回来了?咦,大人怎的亲自押解?」赵武回得衙门,自有小厮前来迎

候,见赵武面色不善,又小心谨慎的押解着人质,不免疑问。

赵武却是不理这小厮,当下四处张望一圈,不见所忧之人身影,稍稍安下心

来,当下问道:「马大人何在?」

「马大人就在府中招待贵客。」

「好!」赵武闻得府尹马大人在府中,当下大喜,将缚住赵四夫妇的绳头交

由这小厮之手:「好生看管,我去去就来。」言罢,径直朝府中奔去。

「马大人,救命,救命啊!」赵武一路行来,不知何时已是换了神采,这巍

峨的大汉也知官场规矩,自己折了四十多弟兄,只余自己孤身回来,难免要担些

责任,不如早先想好将责任丢给那对凶煞男女。于是慌张之色尽溢于表,领着侄

儿朝内府之中哭喊道。

「这般慌张,成何体统。」那内府之中走出一人,大腹便便之状,虽只着便

服,但依然可辩是位大老爷,甚是威严,朝着赵武吼道。

「啊!」赵武还未来得及回应,只听一声惨叫响起,却是来自门外小厮所出,

暗道不妙,眼珠一转,大喊道:「保护大人!」当下反过身来,拔刀而立,四下

许多衙役尽出,将内院包裹起来。

而院门之外,宁尘水柔清已是纵身杀出,将赵四夫妇抢了过来,宁尘正欲抽

身离去,却不料水柔清听得赵武声音,激起这几日不得杀之后快的怨愤,当下提

剑便朝内院冲去,便冲便朝宁尘喊道:「你先护送四哥夫妇出去,我杀了那狗贼

便回。」

「师妹,切勿冲动啊!」宁尘大急,可手头又有两位不通武艺的恩人在手,

当下也是无可奈何,但又记挂着水柔清安危,低头扯下那死了的小厮腰间钱带交

与两人,急声道:「四哥花嫂,这些日子承蒙照料,却没想到给你们添了这般麻

烦,眼下不是说话之地,四哥你们拿了这钱离去吧,我与师妹杀了赵武那厮之后,

想必也不会有人认得你们,眼下情急,还望四哥花嫂保重!」

「是,是,你们也要保重。」那赵四也是纯善之人,眼下虽是脱困,也知情

势危急,当下也不忸怩推辞,护着花嫂朝城门奔去。

「崩」的一声,水柔清破门而入,杀得门口几个衙役满地翻滚。吓得后院门

口的马大人与赵武叔侄不寒而栗。

「马大人,这是?」屋中走出一人,却是一位年轻俊朗的公子打扮,手持一

把折扇,甚为风流,但闻得院内动静,亦是神色慌张的走了出来。

「拦、拦下她!」马大人神色慌张,指着水柔清焦急喊道。四下自有成群爪

牙出动,纷纷拔刀对着水柔清冲来。水柔清自是怡然不惧,凝眸剑势愈发凶狠毒

辣,南海慈悲观讲究修心养性,故而功法之间带着一丝渡人之意,而今修为全失

功法不再,水柔清再无慈悲之心,一时杀得兴起,再无顾忌。几个剑舞翻转,这

些寻常爪牙怎是对手,当下溃败下来,死伤惨重,内院之内,只余得围在马大人

身边的那一伙。

水柔清朝前仔细看去,杀意盎然的她更是怒不可遏,大吼道:「刘惊涛!」

「啊?」那俊朗公子却是许久不见的岭南王府小王爷,今日本来这府尹内院

宴饮玩耍一番,岂料遇到这冤家仇人。

水柔清念起那日柔雨师姐惨死岭南,当下新仇旧恨一起,提剑直朝刘惊涛要

害刺来,刘惊涛见水柔清杀将而来,慌忙朝左右翻滚,凝眸剑似有感应一般剑走

偏锋,毫不停滞的追着刘惊涛而去,这一人翻滚一人飞跃,速度可想而知,凝眸剑

瞬时而至,不作丝毫停顿,直取脖颈之间。

刘惊涛见势不可逆,暗道「吾命休矣!」,慌乱之间举起折扇勉强抵挡,却

不料一声「嘣」的力道传来,那水柔清全力一剑竟是并未刺破这檀木折扇,反倒

让刘惊涛给震退好几步。

「怎会如此?」刘惊涛心下纳闷,却见水柔清退至一旁神色暗淡,嘴角紧抿

住默不作声,当下心中生疑:「这妮子不是南海最为得力的年轻弟子吗,怎么会

如此不堪?」当下暗运功法汇聚于手中折扇,朝着水柔清跟前一指,却不见她运

功抵挡,只是快速起身匆忙躲避。

「莫非她失了修为?」刘惊涛暗暗想到,但念道这仙子积威又不敢大意,当

下继续试探,他虽天资不高,但却生在王侯之家,自小有虎父传授,后又经达宗

喇嘛调教,自是有着一定修为,虽一直停留在混沌初开之境,但对上眼下修为尽

失的水柔清自是不在话下,扇锋所指,皆是极光电闪,震得水柔清四下逃离,先

前的威风尽失。

「天助我也!」刘惊涛几番试探终是确定下来,当下收起谨慎心思,嘴角扬

起一抹谑笑,一个健步冲向狼狈的水柔清,正欲大显威风将这羔羊一般的美人儿

手到擒来之时,却见一道剑光袭来,顷刻便至眼前,刘惊涛随即撤了攻势,反手

一扇于空中划出一道青色弧圈,却将那持剑之人于空中击落,直撞在内院墙角之

处。「哼!我道是谁,原来你也有今天。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刘惊涛见宁尘亦

是没了功法修为,当下更为放心,正欲快步解决这多次坏他好事之人,却见水柔

清再度杀来,当下指着宁尘大喊道:「来人,给我拿下这厮!」当下换出一幅淫

荡嘴脸,朝着水柔清攻去,同时语出轻浮:「水妹妹,我来陪你好好玩!」

几名黑影杀出,却是刘惊涛周身跟随着的七八名护卫,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之

人,同时出手杀向宁尘,宁尘强忍周身疼痛,起身迎敌,却再难从容应对,单凭

自己所习剑法,又怎么能以寡敌众击退这些高手,好在这群护卫亦是凡人之体,

虽是合力夹击占尽优势,但宁尘心志坚韧,苦战之下堪堪勉强支撑。但这群护卫

所习合击之术不但威力甚巨,且施展起来极为省力,八人死死锁住宁尘,倒让宁

尘无可奈何起来,如此下去必定竭力而败,当下且战且退,竟被逼至退出内院,

朝外院街道杀去。

刘惊涛却是不理这边厮杀,一个鱼跃而起躲过水柔清凌厉一剑,转而折扇

「呼」的一声甩开,一个横掷,弧形折扇于空中飞舞旋转,朝着水柔清持剑之手

袭来,「啊!」水柔清右腕突然吃痛,凝眸剑「叮铃」一声坠落于地,水柔清虽

是吃痛,但也反应迅捷,匆忙之间收起吃痛之手,一个翻滚,急欲拾回宝剑,岂

料刘惊涛早已料到,方才飞舞的折扇已然回到他手中,身形鬼魅,瞬时便至身前,

锦靴狠狠压住那地上宝剑,手中暗运出一道黑色气团,朝着蹲倒于地的水柔清狠

狠一拉,水柔清顿时失了平衡,人仰马翻之下却是被他轻松抱在怀中,刘惊涛倒

是潇洒自如,使劲儿朝佳人脸上嗅了一番,一脸陶醉之色,嘴朝佳人耳畔略微靠

近,轻微出声道:「好香」。

「无耻!」水柔清大骂道,右肘猛地发力却是正击在刘惊涛胸口,刘惊涛痛

叫一声,一时撤了力,让水柔清钻了出去,但水柔清依旧无法拾得凝眸,只稍稍

站稳,刘惊涛便再度攻来。水柔清无奈之下只好空手成拳掌之势迎上,这番刘惊

涛却是有意戏弄,折扇轻舞,不但压制住佳人粉拳,扇叶摇晃之间却是不经意击

落掉佳人脖颈之处的衣扣,一颗、两颗。一尘不染的白衣流仙裙上却是荡起了丝

丝涟漪,衣领徘徊之间却已然能瞥见颈间雪肤风采。

水柔清虽是怒不可遏,但眼下却毫无办法可言,再度举拳袭来,刘惊涛手腕

一抬,却是用扇子将佳人拦腰架住,一手捏住佳人攻来的双手,另一手舍了折扇,

朝着佳人后臀轻轻一拍。「呀!」水柔清要害受袭,却如遭电噬一般怔住几分,

刘惊涛却是顺藤摸瓜,大手一覆,径直压住佳人胸间涛壑,缓缓抚摸起来。

「好挺的屁股,好圆的奶子!」刘惊涛口出污秽,却是越发得意,水柔清不

忍受制于人,不断挣扎用力,却是被那柄法扇架住,无法扭动身躯,情急之下忽

然玉腿骤起,双腿拉成一条直线,一脚正中刘惊涛额头之处,刘惊涛再次被踢得

后退几许,但见水柔清单脚而立,在地上拉成一副开弓之态,甚是威仪。

「哼!看我给你点颜色瞧瞧。」刘惊涛见她这般要强,几次三番挣扎不屈,

亦是有些恼怒,当下收起玩耍心思,提扇而上,水柔清却是有了教训灵动起来,

手脚并用,堪堪挡住刘惊涛的凶猛攻势,她本就天资聪慧,虽是不用功法修为,

但也见识过人,知晓他功法原理,几次受难,又是危机关头,仅凭着肉身武功,

却也能渐渐支撑得住,而刘惊涛几番大意受挫,本就焦躁之人,打斗几许却是失

了耐性,因而越战越显疲软,优势尽丧。

当下激战之余,水柔清敏锐捕捉到刘惊涛之疲态,故意怀间卖个破绽,引得

刘惊涛为之一震,急切出扇抢攻佳人腰怀之间,而水柔清一个纵身躲过这一扇所

引的雷鸣之术,莲足轻踏一个倒坠而踢,将那法扇径直从刘惊涛手中给踢了出去,

「哼!受死!」见刘惊涛失了法器,信心大增,当下双腿并驾凌于空中而飞,正

击刘惊涛胸口。

然而,异变突生,白衣仙子双腿悬空正中这纨绔王爷之际,两道人影冲出,

却是一人一手死死抱住佳人玉腿,虽是余劲犹在,将他三人踢了几许,但自己亦

是被制于空中,失了平衡,连带着倒地不起。刘惊涛捂住吃痛的胸口,朝着左右

一望,却是那被人忽视的赵武赵七叔侄,当下大喜:「制住她别动!」趁他二人

架住佳人玉腿之际,自己快步上前,折扇一个点指,口中秘诀暗运,当下水柔清

定立当场,挣扎之势尽去,却是再也无法动弹。

「小王爷神通广大!」赵武见这妮子不再挣扎,当下起身拍起马屁,只是起

身之余趁机摸了一把佳人玉腿内侧,虽是隔着衣物,但仍旧觉得紧致有力却又不

失柔美顺滑,不由暗暗感叹:这等尤物,当真消受不起,也罢也罢,做个人情讨

好了小王爷亦是一桩美事。

刘惊涛自是喜笑颜开,他平日里不学无术,单单这定身之术学得最好,将水

柔清轻松揽于怀中,开怀大笑:「你二人有功,当赏!」当下大手游离于佳人胸

间,隔着那一身白衣尽情揉搓,嘴中亦是污言不断:「水妹妹怎得如此好强,早

点顺从与我,岂不少受些皮肉之苦。」

水柔清破口大骂道:「偷袭伤人,算什么本事?」

那一旁赵七却是抢着回应:「哼!你们不也是仗着本事好却又追杀我们兄弟

三天三夜,如今被本事更好的小王爷擒得,又有何话可说。」

刘惊涛闻言更是大笑:「哈哈,说得好,这世界强者为尊,你先前不也仗着

修为欺凌于我,而今修为没了,也该轮到我来好好调教与你了。」言罢大手一扯,

却是将水柔清白袍掀起,一具雪白上体却是瞬间显露出来,自脖颈到腰间,除了

胸间着了一抹胸衣,玉体一览无余,刘惊涛哈哈大笑,双手不断在那佳人玉肤之

间游走,看得身边众人暗吞口水。

赵武心下火急火燎一般难受,可眼前之人身份却不是自己所能胡来,有得眼

福已是不错,当下低下头来,控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,可低头之余可瞧着邻着自

己的小侄赵七胯间高耸,那活儿想必已是翘起竹竿。

「啪!」赵武轻轻一拍,赵七吃痛之下不解的望着这舅舅,却见赵武狠狠盯

来,赵七也是机灵之人,当下也知身份情形,也随着舅舅低下头来。

刘惊涛手上得意游走几许,正欲解下水柔清胸间那一抹遮掩,却见周围冷气

频出,当下了然一笑,也知这会儿人多眼杂,这闺房美事自是要单独享用,当下

唤道:「马大人。」

那姓马的府尹早已看得痴迷,他虽身躯肥胖,但贵为一方府尹,依然纳了七

八名美妾了,但哪里见过眼前这般青绝美艳之女,这女子又端的泼辣阴狠,冷傲

不羁,见得小王爷举手之间制服这女子,亦是心怀大块,又见得小王爷当场宣淫,

宽衣解带,那自是心血沸腾,早已忘却自身何人了。

「马大人!」刘惊涛这一声却是亮了许多。

「啊,啊,下官在。」马大人这会儿才反应过来,当下跪倒作答。

「去,备好马车,本王要回府了。」

「是,是!」

见得众人神色痴迷却又难以割舍,刘惊涛越发兴奋,他贵为王侯,修为平庸,

能制服眼前上清仙子已然自豪无比,而今又见得群臣折服,对他怀中佳人不敢抱

丝毫臆想,更是得意连连,当下一个横抱,将佳人拦腰抱起,头朝着佳人芳唇靠

了几分,淫笑道:「走了,我的小美人,待回府再好好收拾你!嘿嘿。」边说边

用抱住佳人下肢之手轻轻一捏,却是在水柔清雪臀之际捏了一记,痛得水柔清目

露凶光,但凶光之际又伴着点点泪痕,甚为动人。

而出得府中,却见那侍卫八人仍旧于道上将宁尘团团围住,八剑不断分进合

击,宁尘亦是难有突破,刘惊涛见状亦是嬉笑颜开,不理那边激烈争斗,抱着佳

人钻入那遮盖严实的马车轿中。

「王爷,这人如何处置?」牵马之人也见得此状,上前问道。

「杀了便是!」刘惊涛忙着戏弄怀中仙子,随口应道,继续撑起魔掌将佳人

一把搂住,凑上大嘴径直吻上了仙子俏脸,「呜呜!」闻听得刘惊涛之命,水柔

清正欲出言讨饶,岂料玉唇微启便被他破唇而入,大舌在迅速游入仙子口中,不

断探寻着水柔清藏于深处的小舌,芊芊绕绕,无限旖旎。

「王爷有令,杀!」伴随着铿锵有力的传令之声,马车缓缓驶动,带着些许

震颤,有人欢喜有人悲愤。

八人听得此言,更是精神大振,当下剑意凌厉几许,不再收力而击,而是全

力施为,宁尘本就被折损得体力不支,眼下又被这般凌厉攻势夹住,左右强突无

果,却是依旧奈何不了这剑阵之威,徒劳给自身添了几道伤口。

「受死!」也不知八人中何人喊了一句,八人阵型突变,以七人为阵脚持剑

而弹,一人凌于剑上纵身一跃飞至空中,而地下七人齐剑而击,朝着宁尘攻来,

宁尘以一敌七自是应接不暇,但见空中那人纵身而下,一剑破空而斩,而宁尘玄

阳剑被众人架住,双手均是难以抽身,只得徒劳等死。

「叮咚」一声,却是一道剑影划过,一名紫衣仙女自天而降,剑气莹然,仙

气缥缈,轻轻一剑横扫,便将那空中之人击下,旋即长剑飞舞,瞬时之间局势逆

转,一个回合,那八人连人影都未瞧见,便觉手中一轻,竟是手中利刃被一剑而

切,纷纷断作两截。

「快,快去救,救柔清!」宁尘见来人风貌,当下心头一松,大喜过望,急

切唤出搭救之语,瞬时意识模糊,伤痛加剧,骤然倒下,竟是昏厥过去。

口袋之旅

宫廷计手游九游版

英雄计划无敌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