旋涡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旋涡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狩猎女格斗家06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2:17:19 阅读: 来源:旋涡泵厂家

第六章:俄罗斯女兵艾米波娃

无缘无故收到一封上款写着「俄罗斯空降军」的挂号信,起初狄山豪还以为

是恶作剧,拆开看到上面又有军徽印章又有好几个签名,他才敢相信这是真的,

顿时吓了一跳:俄罗斯的军队寄信给我干吗?

看了一下内文,原来这是一封挑战书,他们军中的格斗术教练希望与他比试,

送上机票邀请他去莫斯科,狄山豪立即按着上面写的号码打电话过去表示应战,

收拾了两件衣服就出发。

坐飞机抵达后,他刚从禁区走到机场大堂,立即有两名戴着贝雷帽、身穿迷

彩军服的男子迎接他。

「是狄先生吗?」他们用冰冷的语气问。

「……我是。」狄山豪苦笑:「我还以为有时间去观光一下的。」

两名军人立即把他带到一辆军车上,驶到俄罗斯的军事基地,把他带到一个

偌大的训练室,跟场上其他正在操练的同袍交待完后就离去。

狄山豪本来还很好奇想参观一下四周,但立即发觉这些士兵可不怎么友善;

本来在打沙包的、举哑铃的、做器械操练的都丢下训练,一个个走过来围着他。

「你就是那个甚么格斗家?我听说教官要挑战你?」

其中最高大、壮得像头熊似的大兵仰视着狄山豪,指着他鼻子:

「你还是赶紧回家吧!我们教官可是军中第一的好手,像你这种运动选手一

招就会被她扭断脖子。」

「谢谢关心了。」狄山豪笑说:「你们军中的第一好手吗?那我很期待。」

「……我只会再说一次,赶快滚蛋回家,留住你的小命。」

「要不然你们先来领教一下好了,跟我打一场看我有没有本事。」

他跟其他士兵面面相觑,随后众人一起哄堂大笑。

「我们打的可不是你那些体育比赛,我们打起来是没有规则、不会留力的。」

「我也是。」

那人瞪着狄山豪好久,捏起拳头关节,他的同袍立即退开到一边等着看好戏。

大兵猛地挥出重拳,狄山豪侧首本以为已经避开,却发觉这家伙还伸出拇指

想插他的左眼,只得伸手拨开;大兵提膝想顶向狄山豪的下阴,狄山豪又立即举

脚轻踢截停,同时挥右拳痛殴大兵的脸颊,把这个比他还高一个头的巨汉打得后

退,再跳起旋身用脚后跟狠狠踢碎了他的下巴,把他打倒在地。

「……还有人要上吗?」

狄山豪冷冷地环顾众人。士兵们咬牙切齿想上前再战,但见识到狄山豪的身

手后又不敢动手,这时忽然响起一把冰冷的声音:「你们在干甚么?」

门口出现一名戴着天蓝色贝雷帽的女兵,身形娇小得不像是军人,但士兵们

看到她都面色大变。

「教、教官!」

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士兵顿时像小学生看到班主任,腰杆挺直敬礼,满头大汗,

眼神充满恐惧。

女兵瞄了一眼昏倒在地的部下,又望了一眼其他人似乎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,

冷冷地说:「我待会再处理你们,都出去吧。」

「是!」

众人慌忙地冲了出去,昏倒的那家伙也被两个同袍抬走,不到三秒就一溜烟

全跑掉了。

「请让我为部下的无礼道歉,狄先生。」

尽管嘴上是这样说,女兵的语气依然冷硬得很。她站在狄山豪面前,木无表

情地说:「我就是这次向你发出挑战的人。我是隶属空降军部队、担任近身格斗

指导的菲多。艾米波娃上校。」

狄山豪惊讶得睁大了眼睛,低头望着她:原本以为信上写的艾米波娃是个高

大的粗壮女兵,没想到真人竟然如此娇小。

她的皮肤很白,鼻尖很高,蓝眼睛流露出一股冷漠的神色,贝雷帽下的金发

束成麻花辫垂在肩膀。身高看来仅仅有160,穿着厚重的迷彩军服和军靴,没办

法看清楚身材。

「那么,你知道我与女性比试的条件吗?」

狄山豪说:「你输掉的话就要……」

「我知道,落败就要跟你做爱。我明白,我接受这个条件。」

这是狄山豪第一次听到有对手这么冷硬地回应这个问题。

「反正我是不可能输的。」嫩傲然道:「我挑战你除了想体验一下其他格斗

术之外,也是为了证明战场格斗术比单纯的擂台格斗技要强。」

「……哼,那就等着看吧。」

原来她跟她的部下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,狄山豪心中除了燃起斗志也有点怒

火,决心要打败她。

「没有其他问题的话,我们这就开始。」

说着她就径自脱下军服外套扔到一旁,里面只穿着一件蓝白间条背心,秀出

白里透红的香肩与健康白晢的玉臂,而且她身形虽小但奶子倒是不小,浑圆的双

胸挺起来把间条都撑成波浪了,可谓「庙细灯笼大」。

然后,她就那样站在原地,双手随意垂在两旁,两腿站直,就像普通站着一

样。

「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随时可以向我攻击。」

「嗯?……哦。」

原本还想问她是什么意思,但狄山豪忽然想到某种俄国武术,脱口而出:

「西斯特玛?」

她冷冷地点了点头,看来狄山豪猜中了。西斯特玛是俄罗斯一种军用格斗术,

专门用来应对突然来袭的敌人,讲求身体放松及以柔制刚,某程度上可说是俄罗

斯的太极,不同的是比太极更加着重杀伤力。

狄山豪也是第一次面对用这种招式的对手,当下不敢待慢,摆出架势打出一

记冲拳,却见到眼前身影一闪,艾米波娃已经欺近到身前,右手抓住他的拳头,

左手抓住他的手肘,双手正要有行动,狄山豪急忙把胳臂缩回来避开。

这个女兵、第一招就想扭断他的手臂!而且动作极快极流畅,精密得像一台

机器,一招不中后甩甩双手,继续冷酷地注视着他。狄山豪心中一惊,知道这个

艾米波娃比刚才那些大兵强得多了,立时打醒十二分精神。

这时艾米波娃闪身而至,右爪伸来看似想用双指抓狄山豪的眼睛,狄山豪低

头想用额头挡,但原来她是要用掌底打他鼻梁,虽然没造成伤害但刺激到他双眼

满是眼水,一时间视野变得模糊,狄山豪想后退回避,但已经感到右手食指被抓

住快被拗断,急忙起脚踢出把艾米波娃逼退。

他迅速擦擦眼睛,竟然没看到那个女兵,忽然感到背脊有双软软的奶子压上

来,一双漂亮的手臂从他耳旁伸出,却狠毒地收紧勒住他的脖子;艾米波娃趁他

看不见的时候闪到他身后扑上来使出裸绞!狄山豪想拉开她,但她还把双腿缠上

来锁住他的手臂,狄山豪只好跳起向后摔在地上,然而艾米波娃的身手简直快如

鬼魅,在他落地前又已经松手窜走了,让狄山豪白白撞在地上;她连喘口气的时

间都不愿意给狄山豪,用穿着军靴的脚重重踩向他的头,狄山豪向旁翻滚避开,

一个蜈蚣弹弹起身,重整旗鼓面向艾米波娃。

她虽然个子不高,但速度和反应也很快,也很擅长关节技和锁喉技,招式的

杀伤力十分惊人,不愧是军队格斗术的高手。

「……果然厉害。」他喘了两口气说。

「投降吧。」她冷冷地说:「擂台选手是打不过真正的战士的。」

「……有件事你和你的手下都搞错了:我虽然有打擂台,但我一向接受其他

挑战时也是无规则的。」

狄山豪昂然说:「对不同的对手我就用不同的打法……就像这样!」

他再次挥拳打出,艾米波娃侧身闪开同时抱他的胳臂,但这次狄山豪反应更

快,反手一记短鞭拳打向她的脸颊,艾米波娃快步退后避过,狄山豪又转身使出

虎尾脚踢过去,她举臂卸开,但开始感到有点不对劲。

为了试探,她再次一掌拍向狄山豪的脸,虽然被他后仰闪过但这在艾米波娃

的意料之内;她只是趁狄山豪提防上方的时候,运用她的娇小身型闪到狄山豪身

后,想再次使出裸绞,但她才刚抬头就发觉狄山豪已经转过身来踢出一记低扫,

尽管她反应飞快地跳起避过,艾米波娃心里颇为惊讶:这个男人的招式变得更快

了。

狄山豪想的是:既然这个女兵的动作这么快,就别想太多招式架势,靠身体

本能对付她,身手立时变得敏捷很多,追上了她的速度。当下两人展开了激烈的

攻防战,艾米波娃多次抓住狄山豪的要害都被逼退,狄山豪的重拳快脚被艾米波

娃全数挡下闪开,两人从训练场一端打到另一端十分激烈。

打到训练器材附近,艾米波娃的身影往旁消失,狄山豪转身挥拳追击,却打

在一个沙包上,当他发觉中计时,艾米波娃已经从沙包后闪出来起肘顶出,顶中

了膻中使他一时间喘不过气来;狄山豪咳嗽着警戒四周,只见艾米波娃踩上身边

一台挺举床,跳起回旋一脚踢过来,他低头闪过,艾米波娃落地后立即抓着他的

右臂,双腿弹起倒立着缠上他的脖子,使出了飞身三角绞!

狄山豪像是被猎豹咬住那样不断挣扎,与艾米波娃在地上缠斗,但她没有松

腿,反而越收越紧,酣斗中狄山豪心生一计,右臂用力往旁挣脱,艾米波娃没有

跟他斗力,反而冷笑着顺势移动身体,却忽然感到脑袋被撞到,顿时有一刹那的

晕眩。

原来狄山豪留意到身边环境,故意引诱艾米波娃用西斯特玛的借力打法,骗

她撞到了一台单车机上。虽然只是一刹那已经足够了,狄山豪从她的腿锁里挣脱

出来,挺膝顶着她的肚子,吸一口气后全力挥出右拳,艾米波娃清醒后只看到他

的拳头挟着凌厉的气势砸落,砰砰砰,三拳重重击中了她脸颊旁的地板上。

「……怎样。」狄山豪紧盯着她,右拳蓄势待再发:「投降了吗?」

「……」艾米波娃咬着下唇半响,终于还是无话可说,闭上眼睛说:「我投

降。」

原本想证明军人的强大却被打败,艾米波娃沉默地站在一旁,狄山豪当然是

相当兴奋;既因为打败强敌而兴奋,也因为打量着她背心领口露出的乳沟而兴奋。

「那么,你是时候履行诺言了。」

「……我明白了。」

终于艾米波娃无奈地开口:「待会,我带你去我的军营……」

「不用这么麻烦了,就在这里做吧。」

「这里!?你疯了吗,这里是军事训练场!」

「不就正好吗,整个房间都是隔音的,地方又大怎样玩都可以。」

「……狄先生,你不要以为你赢了我就要任凭你摆布!」

「好吧,我没所谓。」

狄山豪装模作样地别过脸说:「只是,假如我跟你一起去军营,路上遇到你

的同袍,他们会怎么想?他们会不会知道,军队最强的格斗术教练打输了,现在

要去被肏了?」

「你!你这个……」

「要是你现在在这里跟我干完,我保证离开时半句话也不会说,你要撒谎我

甚至可以帮你圆谎。」

艾米波娃紧握拳头怒瞪着他,心里挣扎了一阵后,低声说:「……要是我在

这里,跟你……跟你做完之后,你可以不告诉其他人?」

「一诺千金。」狄山豪举起大拇指。

艾米波娃再想了一阵后终于下定决心。她走去门口把门锁上,同时看了几次

附近通道的闭路电视,确认没有人才回来狄山豪身边,铁青着脸说:「行了。」

「那么,你把衣服都脱了。」

「……」她咬着牙解开鞋带踢开军靴、摘下军帽、脱下迷彩裤和背心,身上

只剩内衣裤的时候有点迟疑,狄山豪伸手过来问要不要帮忙,她才急忙自己快手

把内裤和胸罩都脱掉。原本想用手遮着三点,可想到狄山豪肯定会叫她把手移开,

于是她硬着头皮把双手放在身旁,任他看自己的全裸。

狄山豪看了两眼,又说:「把帽子戴回去。」

「……为什么?」

「这是我的癖好,喜欢让女的穿着点什么来搞才过瘾。」

「变态!」艾米波娃怒吼。

「来吧,别浪费时间。」

等艾米波娃不情不愿地戴上贝雷帽后,狄山豪才慢慢围着她走,打量着她光

溜溜的娇躯:虽然军训使她的身体有不少肌肉,但主要只是有点腹肌和背肌的线

条,腰不算粗,屁股很大很翘,大腿肉感十足;就像之前她穿着背心时已经看到

的,她的胸脯相当大,白雪雪的两只奶子跟娇小的身形相比更显突出。

「明明是小只马,奶子却一点都不小嘛……胸围多少?」

「……35C。」

「真棒。」

狄山豪从后抓住她的奶子,一边揉一边亲她的粉颈,艾米波娃寒霜着脸不理

她,狄山豪揉了揉忽然用力捏她的两只乳头,弄得她急忙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

声音,狄山豪笑了笑又摸摸她光滑的大屁股,拍了一下,转到她的面前。

「来。」他指着自己的肉棒:「帮我吹。」

「……你不怕我咬你吗?」她凶狠地说。

「不怕。」狄山豪笑说:「你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战士,做不出打输后赖帐

伤人的事。」

被说中了心底事,艾米波娃只好单膝跪着,不情不愿地褪下狄山豪的裤头,

一根粗大勃起的肉棒猛地弹出,她有点错愕,随后慢慢张嘴含住那硕大的龟头。

当然,她只是敷衍地微微前后摆动脑袋,嘴巴没有吸紧,舌头也缩着生怕碰到。

「喂,认真一点啊。」狄山豪摸摸她的头:「不然搞来搞去还没完,有人来

就麻烦了。」

她瞪上来一眼,算是愿意含得深一点了,稍稍用舌尖舔了几下,可问题是艾

米波娃真的不太会吹箫,狄山豪还是不怎么觉得爽,想了想忽然有个主意。

「先放开一下。你会做手倒立吗?」

艾米波娃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这样问,迟疑地点了点头,依狄山豪的指示转

身背对他,弯腰双手碰地,像体操运动员那样俐落地做出倒立。

她还想再问,忽然身体被抱了起来,狄山豪把她头下脚上揽在怀里,挺腰就

把肉棒插进她的嘴里。艾米波娃又惊又羞又怒,想开口说话但含着大鸡巴只能发

出一些嗯嗯呣呣的声音,只能猛用膝盖踢他肩膊,但这个体位发不出力,反倒像

是在帮他捶肩。

「你吹箫不行,按摩倒挺行嘛。」

狄山豪开始摆腰肏她的嘴穴。他见艾米波娃身体娇小于是想到这种玩法,抱

着果然很轻,而且她健美的身材揽起来手感很好,丰满的奶子摩擦着他的肚子,

还能近距离欣赏到她光滑无毛的粉嫩阴唇。

倒立着的艾米波娃呼吸有点辛苦,不由自主地缩起了嘴巴猛吞口水,无意中

吸吮着狄山豪的鸡巴使他感到更加紧窄舒服;狄山豪还开始张嘴吸她的小穴,一

根舌头舔来舔去从外面舔到里面,很快艾米波娃被弄得有了感觉,连踢狄山豪的

气力都没有了,只能捏捏他的腿,象征式地反抗一下。

终于狄山豪干到爽了,深深把她抱进怀里,鸡巴插到嘴巴最深处狠狠射精,

浓稠的精液注满了她的小嘴,很多还直接射进了食道里,逼得她吞了不少。

狄山豪把她放回地上,她立即把嘴里剩余的白浊吐出来,咳嗽着怒道:「你

他妈、咳咳、不能先说一下吗!」

「抱歉抱歉,实在太爽了,我都来不及说就射了。」

狄山豪赔笑着向她认错,把她抱到一台扩胸器材的座椅上,温柔地吻着她的

脸,艾米波娃还是寒霜着脸不作反应。狄山豪也不在意,一边吻她一边左手揉她

的奶子,右手探到她双腿之间,用手指拨开阴唇轻轻插进去。这时艾米波娃明显

地变得坐立不安,胸脯和乳头传来稣稣麻麻的快感,小穴更是之前就被舔湿了,

现在被狄山豪技巧高超的指功进进出出,撩得她不禁兴奋起来,狄山豪把食中两

指抽出来还沾上了牵丝的淫水。

「军队的生活很枯燥吗?这么快就湿成这样。」

「闭嘴……」

艾米波娃嘴硬,狄山豪的鸡巴也再次硬了。他把艾米波娃双腿搭在肩上,龟

头逗了逗她的小穴前沿,挺腰就用力插了进去,艾米波娃立时大声呻吟起来:

「啊!……你、你这混蛋……」

「你流水流得比我想像还多啊。」

她这小穴的确很多水,虽然挺紧的但依然湿得让狄山豪可以顺畅地摆腰抽插,

插到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,狄山豪还在她耳边说:「刚才不是很嚣张说一定赢的

吗,现在不还是被我操得发骚?」

艾米波娃咬着牙不让自己再叫出来,眼里流下屈辱的泪水,小穴却不由自主

不断流出愉悦的淫水。

忽然,门口的扬声器传来一把声音:「艾米波娃上校,请问情况如何?」

两人望过去,依稀看到闭路电视显示外面站着几个大兵。艾米波娃还未反应

过来,狄山豪忽然说:「不如让他们看看吧。」

「──甚、甚么!?不行!」

「有什么不行的。」

狄山豪凑在她耳边说:「要是看到平常耀武扬威的女教官骚成这副模样,不

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?」

「你、你不是说不会告诉他们吗!」

「我只是说过不告诉他们你打输了。」

「你、你你……不行,绝对不行,要是被他们看到……」

狄山豪保持插着艾米波娃把她抱起,托住她的屁股慢慢走到门口,摇晃着用

龟头挖弄她小穴的深处,艾米波娃又要忍着被肏的快感,又在害怕狄山豪不知道

要干什么。

走到门口,狄山豪按下了接通门外对讲机的按纽,笑望着艾米波,吓得她双

腿夹紧了他的腰,只听到狄山豪说:「妈的,打了这么久还是不分胜负!艾米波

娃小姐,再来一场吧。」

艾米波娃睁大眼睛,明白狄山豪的意思后急忙假装冷静地说:「嗯、嗯,再

来。你们别来打扰!快回去军营待命!」

「遵命!」外面的小兵诚惶诚恐地喊后,消失在画面里,门外传来远去的脚

步声,看来已经走了,艾米波娃这才松一口气。

「你啊。」狄山豪笑说:「我接通外面后你小穴又吸更紧了,你其实很期待

被他们看到吧。」

「胡说八道!」

「你这人真是不知感恩啊。要不要我再叫他们过来?」

「你……你到底想怎样!?」

「你求我吧。」

狄山豪摸摸她的屁股大腿,就是不动腰不操她:「求我继续干你,说就要我

一个人干。」

艾米波娃气得脸都憋红了,可是她除了怕狄山豪真的喊其他人来,她的身体

也真的被撩得欲火正盛,小穴奇痒难耐,狄山豪的大肉棒就这样插着不动搔不到

痒处特别难受,只想他赶紧像刚才那样大干特干。

她眼睛含泪瞪着狄山豪,心里挣扎了好久,最后还是屈服了,终于低声说:

「求、求求你……」

「大声一点!求我干什么?」

「……求求你!」

她双手环抱着狄山豪,对着她耳边央求说:「求求你继续干我,跟我做……

赶快肏我……」

「好!你要是反应不够好的话,我又停了喔。」

狄山豪挺腰又把肉棒插到尽头,艾米波娃立时喊出一声愉悦的呻吟。狄山豪

狠狠肏了她一阵,又抓着她的屁股摆弄她娇小轻盈的身体,让她前后摆动套弄他

的肉棒,艾米波娃顺从地稍稍放开缠绕着的双腿让自己当飞机杯,啊啊啊啊地低

声淫叫,心里跟自己说是因为怕狄山豪又耍花样才喊的。

狄山豪一边抱着她干一边回到训练器材那边,抽出肉棒把她放在地上,艾米

波娃正爽着忽然中断下来,困惑地望着狄山豪。

「来玩玩别的体位,不过由你来选。你自己找个地方摆好姿势。」

艾米波娃尴尬地整整军帽,打量一下四周的器材,慢慢走到卧举用的硬床,

趴在上面张开双腿,翘起那大屁股,转头对着狄山豪说:「狄、狄先生……」

「怎样?」

「请你来……请你来干我吧。」艾米波娃脸红耳赤地说:「请来操爆我这个

俄罗斯小淫娃!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我湿得不行的屄里!」

说着还把屁股左摇右摆的,撩得狄山豪差点流鼻血,立即扑上去挺起肉棒又

插了进去,飞快地摆腰每一下都操到花芯,艾米波娃立即娇喘着喊道:「啊啊啊

啊、不行、不要这么快……」

狄山豪没有理她,像野兽那般趴在她身上一个劲地肏,双手探下去抓住她两

只大奶揉来揉去,用指尖撩拨她的乳头,吻着她的后颈。多重的快感终于使艾米

波娃沦陷了,心里骗自己只是被迫的,干脆放开怀抱大喊:「肏我!肏我!我要

大肉棒啊啊啊啊,好想要……呜啊啊啊,怎么这么猛,不行了不行了……你这肉

棒好厉害,肏到我快疯了……」

「我原本真的挺想喊上你的部下呢。」

狄山豪边干边说:「他们看到肯定要凑一脚吧,想像一下全部人围着你,三

四根肉棒往你嘴巴塞,小穴屁眼一起被前后夹击,手也被拉去打手枪……好不好

哦?」

「不要、我不要,我不要被那些家伙肏,我就要你肏……」

她回头吻着狄山豪,呻吟着说:「嗯哦,我就要你这么厉害的男人,肏我啊

啊啊、肏到最深……嗯啊啊……我就是个欲求不满的女兵,盼着你这样的厉害大

鸡巴……」

狄山豪越干越爽,把艾米波娃翻起侧着身,抱起她一条腿让她脚掌朝天,另

一只手继续玩奶,啪啪啪地猛干不休,艾米波娃的淫叫声不绝于耳,还自己玩弄

自己的阴蒂,被干了几十下后喊叫着射出一条水柱,潮吹着泄了,小穴里更加满

是温暖的淫水,狄山豪也忍不住中出了,肉棒拔出来沾满了白浊和淫水。

狄山豪把肉棒送到她嘴边,艾米波娃迷迷糊糊地自动给狄山豪含吮清洁,这

次吃得就像小女孩吃冰棒那样热切,没过多久狄山豪又想射一发,把鸡巴拔出来

对着艾米波娃的脸蛋颜射,艾米波娃乖乖地闭着眼睛接了下来,狄山豪射了一发

又一发,白精沾满了她整张脸,有些还射到她的贝雷帽上,但她不在意地舔舔嘴

边的白浊,美味地吃下了去。

两名大兵从升降机走出来,在走廊看到军官带着一个人迎面走来,立即停步

敬礼:「长官!」

「嗯。」艾米波娃随手还了个礼,指指身旁的狄山豪:「我跟这位客人切磋

过了,现在送他离开。」

「也就是说,长官你──」

「我可没输啊。」狄山豪插嘴:「只是打成平手而己。上校,下次我可以再

来挑战你吗?」

「……无任欢迎。」

大兵目送着两人走进升降机离开,啧啧称奇地说:「那个什么格斗家,竟然

能够跟上校打成平手,也是十分厉害了。」

升降机慢慢向上爬,狄山豪站在艾米波娃背后,意犹未尽地抚摸她的屁股。

「你果然很享受喔。」

「……请你务必要再来。」

艾米波娃咬牙切齿地说:「这样我才可以杀了你……给我洗好脖子等着。」

「无任欢迎。」

升降机开门后,狄山豪捏了捏艾米波娃的臀蛋才施施斯走出去。

武林萌主手游

316彩票安卓版

空战争锋游戏

正统三国游戏

相关阅读